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推进,土地征拆成为推动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。在破旧立新的时代背景下,征拆成为城市更新必不可少的途径之一。


然而,因社会环境及成因的复杂与纠葛,征拆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不少争议,并在社会中引发诸多讨论。征拆律师这一看似小众的职业群体,作为其中的深度参与者,成为城镇化不可忽视的重要角色。


作为专业的法律服务人员,征拆律师致力于维护广大被拆迁人的合法权益,为促进社会稳定、推动法治建设增添一份保障。去年11月末,随着北京广播电视台《法治进行时》节目的播出,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梁红丽被更多大众所知晓,而宣传其事迹的视频短片《谋》,经在明律所发出后,也随即在征拆律师圈子中“走红”。


征拆律师,正在被更多人看见。

天赋+追求,成就职业梦想


“小时候我就想做一名律师,穿着律师的袍子站在庭审现场,身上仿佛有无形的力量,能给老百姓带来一个全新的未来。”已是资深律师的梁红丽说。

童年时期看的法制新闻和政法类电视剧,成为梁红丽的理想源头,也影响了她的人生规划。

2007年,梁红丽认识了后来被媒体誉为“中国拆迁律师第一人”的杨在明律师。彼时的杨在明律师还未创建以征拆闻名的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,但他深耕征拆业务多年,在征拆律师行业已是鼎鼎有名的资深律师;而梁红丽,也被其的务实所打动,放弃了已有的高薪工作,选择加入征拆律师的行列,成为我国最早的征拆律师之一

“那个时候,我觉得征拆律师特别接地气,真真切切为老百姓获取更高的权益,这是我想要的一种踏实,也是我为自己人生寻求的新突破。”

在梁红丽看来,相较于普通的房产律师而言,征拆律师有明显的“扶弱”属性。“拆迁近乎一种颠覆,不只牵涉房产的归属问题,还意味着要把当事人人生中最大的生活生产资料拿走、清付掉。”梁红丽说。

就这样,梁红丽开始承担起指导被拆迁人合法维权的责任,并在长期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专业知识。而恰好,优秀的人际沟通能力和机敏的应变能力,也是梁红丽的天赋和优势所在,这让她在执业过程中,面对沟通如鱼得水。

在大众印象中,律师是一个能言善辩的职业。谈判与表达是这一从业者的基础必备的基本职业技能。但梁红丽的斡旋与表达能力,让身边同为律师的同行也多番称赞。从摸着石头过河,到如今带领一批超十年执业经验的“实战”律师,梁红丽已经走过了近20年执业历程。

律师的骨子里要有一种不畏于抗拒的质疑和勇气,而我的性格也有那股不服输的劲儿。尤其是在和老百姓站在一起的时候,想帮被拆迁人维权的心态也就更强烈。而且我喜欢表达,能在一个喜欢的行业领域释放我的天性,这是一种幸运。”梁红丽说。

做征拆,就要依法依规依情依理


近年来,征拆律师的工作更加繁重复杂。一方面,城市化进程需要大量土地资源,导致征拆数量增加,律师面对着更多类型的案件;另一方面,不同的法规条例持续更新,律师也需要不断提升业务能力,以此适应社会的变革和发展。

为了更好地挖掘出委托人的实际需求,每一次梁红丽都会从主观情绪思想、客观刚需等多方面描摹出立体的客户画像。

梁红丽说:“需求确定了,才能去跟协商的另一方谈。最体现律师能力的并不只是专业知识,而是思想的广度和深度,专业知识其实只占其中的30%。律师的外在表达,其实包含着律师自己在生活中的历练,和对于法律的认知和理解。”

梁红丽深知,流利的口齿只是表象。律师本人信息量的优势对垒、缜密的逻辑关联、雄厚的专业实力、前瞻的决策思维才是案件背后的核心关键。

而对于如何制定诉讼策略,以梁红丽为代表的在明律师,也都有自己的执业方法。合法拆迁需要取得哪些审批文件,探究违法拆迁要向前追诉到哪一审批环节,梁红丽介绍说,“律师办案多数时候要讲究一种迂回,就像打枪,可能一枪瞄不准,那么就需要挪一下位置,走到更近的距离再尝试。”

行政案件的诉讼类型繁多,很多环节都很考验律师的业务能力。例如,从国务院规章到地方性法规,从行政部门内部规定到司法机关的裁判案例,如何从纷杂的信息中抽丝剥茧;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知己知彼;如何收集更多谈判筹码,扭转当前局面;如何打破既有僵局,保护委托人的应有权益分寸不让,如何通过制定策略,达成最终的案件效果,每一处环节,梁红丽都逐一攻克。

“做征拆,就是要兼顾方方面面,要依法、依规、依情、依理。跟委托人沟通时,我会秉持依法依规的原则,兼顾考虑委托人的实际需求和家庭情况;与行政机构沟通时,我会着重专业知识、博学度及项目背景等方面,依情依理进行对话。”梁红丽总结说。

以息诉的理念做征拆


诉讼固然重要,但在现实中,拆迁类案件案情复杂、环节多、耗时长,以诉讼解决所有问题并不现实。也因此,梁红丽始终以息诉的理念做征拆,力求“以诉讼促谈判”,在妥善解决纠纷的前提下,推动我国行政法治的建设。

“征拆原来是老百姓和开发商之间的事,法律修改进步后,变成了行政机关与老百姓之间的事,这个变化提高了政府行政机关的社会责任感,也明确了历史变迁角色当中应该承担的责任和担当”,梁红丽说,“我们征拆律师就是行政机关政府与老百姓之间的纽带和桥梁,这是我们作为征拆律师的责任和担当。”

《孙子兵法:计篇》中有这样一句话:“夫未战而庙算胜者,得算多也;未战而庙算不胜者,得算少也。”

显然在梁红丽眼里,法庭外的斡旋比庭审辩诉更具挑战性,在有限的案件调查时间里,如何争取到更多的谈判筹码和证据,帮助当事人把握关键时机,寻求经济利益与法律权利的平衡,都需要缜密地考量。

梁红丽表示,拆迁案件的解决不是非黑即白的。“黑白之间更多是一种‘灰’,即通过协商等方式达成共识,这样既能避免案件拖延不决,又能获得相对理想的结果,从而实现双方甚至多方的共赢。”

带着追求“共赢”的目标,近20年来,梁红丽与团队在全国的办案数量已超千余件,参与普法近千次,足迹遍及我国近30个省市,收到数百面锦旗。团队成员对于大案、要案、群体性案件、企业案件,均有着更强的谈判技巧、完备的把控、处理及斡旋能力,不仅为被拆迁人赢得合理的补偿,也帮助行政机关妥善化解多次群体性纠纷,顺利推进经济发展所需的重大项目。

万物自然,时光流转,我国行政法治领域仍在不断向前发展中。在各类代理案件中,梁红丽见证了我国行政法治领域的变化和发展,也对自己的角色有了更为清晰的认知。“这么多年来,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进步,也能感觉到社会的进步,那这就是我执业的意义。”

点赞(0) 打赏

微信小程序

微信扫一扫体验

微信公众账号

微信扫一扫加关注

发表
评论
返回
顶部